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1946年东京审判中,东条英机口出狂言:中国人不抵抗就没有大屠杀

2022-12-06 19:26:28 1120

摘要:1946年5月3日,上午8时42分,设在日本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。此次审判的对象,是日本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之一——东条英机。在审判庭上,他面无表情,气势极度嚣张。面对法官的审问,东条英机要么拒不回答,要么颠倒黑白。当法官问到东条英机在...

1946年5月3日,上午8时42分,设在日本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。

此次审判的对象,是日本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之一——东条英机。

在审判庭上,他面无表情,气势极度嚣张。

面对法官的审问,东条英机要么拒不回答,要么颠倒黑白。

当法官问到东条英机在中国所犯下的罪行时,他开始了疯狂狡辩:

“如果中国人不抵抗就没有大屠杀!”


那么,面对这样的铁证,东条英机为何一再狡辩?这番可笑的逻辑背后又藏着什么样的阴谋呢?


罪行累累


1935年9月,东条英机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,这个残暴的军国主义者踏上了中国的土地。

为了能够获得更大的权力和职务,东条英机疯狂围剿我国抗日军民和百姓,将此作为自己升迁的“政绩”。

原本不足200人的宪兵中队,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被他扩充到了1000多人。他以此为基础,联合关东军作战部队和伪军,建立起一张庞大的侵略网。

为了能够引起国内大本营的注意,东条英机在上任当年的冬季,就推行了一个名为“冬季肃整”的围剿计划。

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,中国东北的抗日力量遭受到严重打击,死伤高达万余人。因日军围剿而流离失所、惨遭杀害的百姓更是不计其数。

凭借这些,他成功地坐上了关东军参谋长的位置。

在这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东条英机除了继续在东北推行严酷的“治安”政策,屠杀东北抗日军民、掠夺资源财富外,还积极地谋划进一步侵华事宜。

侵华战争全面爆发之后,东条英机亲自率领关东军南进,攻下了中国的承德、张家口、大同等地。

为了能够占领山西、控制华北,东条英机率军沿着平绥铁路前进,但是在南口镇遭到了我军将士的阻击。

面对死战不退的中国守军,东条英机调集了上百门大炮、五十多辆坦克和几十架飞机向南口镇发起猛烈炮击。

不到一天的时间里,南口镇所有的建筑物都不复存在。我军守卫南口镇的一个团近一千七百多名官兵,大部牺牲在了日军的炮火之下。

不仅如此,东条英机的无差别轰炸,让南口镇的全镇百姓死伤殆尽,惨不忍睹。

由于顺利地打开了侵略局面,东条英机的此次作战还受到了日本政府的表彰,获得了一张“战功奖状”。

在对华战争中取得的巨大战果,极大地刺激了东条英机的侵略野心。

1940年,东条英机终于等到了机会。


这一年的10月,日本天皇召见了东条英机,让其出任首相主持侵华事宜。

东条英机上台后,为了能够稳固在中国的殖民统治,令日军华北方面军推行残酷的“治安强化”运动。

日军在其占领区实行严密的保甲制度和连坐法,大力宣扬所谓的“王道乐土”,实行奴化统治。

并对抗日根据地实行“扫荡”,采取烧光、杀光、抢光的“三光”政策,给中国军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。

潘家峪惨案就是日军奉行东条英机统治政策的一桩典型屠杀事件。

潘家峪是冀东根据地的一个重要落脚点,该地的群众曾多次配合八路军抗击日本侵略者。也正因为如此,潘家峪成为了日军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

1941年的1月25日拂晓,日伪军3000多人偷偷地包围了潘家峪。在日军指挥官的指示下,日军士兵将村民们都赶到了一个铺满柴草并淋上了煤油的院子。

院子四周的围墙上、房屋顶上都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日军士兵。待日军指挥官对着院里的村民开了第一枪后,日军士兵随即点燃了柴草堆,并用步枪、机枪、手榴弹往大院里的村民射击、投掷。

一时间,院里村民的惨叫声此起彼伏,景象宛如人间地狱。


屠杀一直持续到了傍晚,日本鬼子才退出潘家峪。

这帮毫无人性的日军屠杀了村民1300多人,烧毁了全部的房屋,将村中的财物牲畜粮食等抢掠一空。

这种有计划、有组织、令人发指的屠杀,在当时的中国大地上几乎每天都在上演,日本侵略者在我国所犯下的罪行可谓是罄竹难书!

日本战败后,驻日盟军最高统帅部司令麦克阿瑟发布命令,宣布逮捕以东条英机为首的第一批日本甲级战犯。

身为侵华日军最高指挥者的东条英机,对自己犯下的这些罪行一清二楚,深知难以逃脱审判命运。


接受审判


早在日本天皇宣读投降诏书的那一天,也就是1945年8月15日,日本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就自杀身亡。

众多高级将领,如东条内阁的文部大臣桥田邦彦、军事参议官筱冢义男,都相继畏罪自尽。

但是东条英机的“自杀”没有成功。

1945年9月11日下午4时,美国宪兵少校保罗·克劳斯带着一卡车的美国大兵前往东条英机的住处。

他命令士兵包围了东条英机的住宅,自己则上前敲门。

“你们有逮捕证吗?”

东条英机出现在二楼的窗口问到,他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早有准备。

听完翻译的话,保罗·克劳斯拿起手中的逮捕证高高地举起。

“行,我下来开门。”

东条英机说完便关上了窗户。

屋外的一行人静静地等待着东条英机的出现,早已候在现场的记者们纷纷举起相机想要拍下这历史性的一刻。不过,他们等来的,却是一声枪响。

保罗·克劳斯意识到大事不好,连忙用脚踹开门,带着一队士兵冲上了楼去。

破开房门后,他们见到东条英机倒在椅子上,血已经浸透了他的白色衬衫。

东条英机的手上拿着一把瓦尔特手枪,枪口还在冒着烟。

看样子,东条英机刚刚自杀了。


但是,众人走近一瞧,东条英机并没有打中自己的心脏。

克劳斯立即指挥在场的士兵,将东条抬上卡车,紧急送往横滨第98美军医院抢救。

当时被送到医院之后,东条英机因流血过多进入了休克状态。为了能让他活下来,一位美军士兵还为其捐了血,他表示“让着老家伙就这么死了,也太便宜他了!”

确实,让一个罪行累累的战犯就这么死了,也太便宜他了。必需要让他接受法庭的审判和该有的制裁。

离了生命危险的东条英机随即被押送到了东京的巢鸭监狱。远东军事法庭决定待调查取证结束后,再对其进行公开审判。

1946年5月3日,上午8时42分,设在日本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。

东条英机迎来了他的末日审判。

在审判庭上,他面无表情,气势极度嚣张。


当法官问到东条英机日军在中国所犯的罪行时,他却矢口否认发生过那些惨绝人寰的事情。

法官:“在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中,你是否承认你有罪?”

东条英机:“这是中国人的‘不正当’行为挑起的,这场战争是日本出于自卫的考虑!”

法官:“杀戮上二百万以上的中国人,使用生化武器,都是出于自卫的考虑吗?”

问道这,心虚的东条英机不再做回答,保持着沉默。当法官继续问道;“是否考虑过侵略满洲(中国东北)会引起中国的反日情绪?”

东条英机故作轻松地表示:“中国对日本的反感,早已有之,但日本绝对没有侵略满洲的行为。”

“那在南京大屠杀之中发生的事,你作何解释?”法官突然提高声音说道,并让助手拿出了几十张在南京大屠杀中拍摄的照片,摆到了东条英机面前。

东条英机斜视了一下桌子上的照片,竟丧心病狂地回答道:“如果中国人不抵挡我们进入他们的首都,那么日本士兵便不会受到伤害,他们也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。”

话音一落,全场哗然。在血淋淋的证据面前,这个战争头子还敢颠倒黑白。他的行为引起了法庭内所有人的气愤,旁听席上的听众更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怒火,都站起来大喊“绞死他!”

东条英机在审判庭上就是这样,死不认罪,竭力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为开脱罪责。他在法庭上的表演,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人观看。

当时法庭准备了200张左右免费旁听券,一度被炒到一千元一张。

不过,在大量的人证物证面前,东条英机的沉默和狡辩都是无济于事。1948年12月23日,东条英机等战犯被送上了绞刑台,结束了他罪孽深重的一生。

东条英机的死讯在当天就传遍了东京的大街小巷,日本民众听闻后纷纷抚掌称快。

他们嘲讽“东条英机这个连自杀都在做戏的懦夫终于死了”,并骂他是个“虚伪的骗子,竟敢用假自杀来欺骗天皇”……

那么,对于东条英机的自杀,日本民众为何会这么说呢?


“自杀秀”疑点重重


日本民众其实说得没错,东条英机的那场自杀的确是在做戏,整个过程存在着诸多疑点。

疑点之一是东条英机选择自杀的方式违背武士道精神。

东条英机没有像阿南惟几一样切腹自尽,也没有像近卫文麿一样服毒自杀。而是选择了欧美化的用手枪自杀,这样的方式公然违背武士道的传统。

疑点之二是东条英机自杀时选择的枪击部位不合常理。

如果真的想自杀,那么最稳妥的方法是用枪口顶住自己的太阳穴,或者把枪管伸进口腔,然后扣动扳机。但东条偏偏选择了成功率相对较低的胸口,这种弃高就低的成功率选择对于一名决心自杀者来说不近情理。

疑点之三是东条英机自杀的准备过于高调。

东条英机事先就早早地让医生在他的胸口上作出标记,并还经常向众人展示说:“这就是我要开枪自杀的地方”。这种刻意告诉众人的行为,有着过于明显的作秀意思,这太过于反常。

疑点之四是东条英机会自杀的时机找的太过刻意。

当时日本政府的高级军官将领自杀者几乎都是做了完全的自杀准备,选择一个寂静之地悄悄地自我了断。

而东条英机不一样,他要等记者和美国宪兵全都到齐了之后才开枪自杀,让众多的记者都能拍到事发第一时间的照片。这一刻意的行动,显难以说得过去。

综合以上的种种疑点,我们其实就可以得到一个清楚的答案:东条英机压根就不打算真的自杀。

那么,他不打算自杀的话,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呢?并不是这样的。他只是想以自己的死,换取更大的价值。


背后的阴谋


对早已抱日本必败想法的东条英机来说,苏联出兵中国东北、美国投放原子弹已不会再引起他的震动。

真正让他震动甚至害怕的,是当时日本国内出现的反战思想,这股反战思想很可能会动摇日本的“根基”——天皇制度。

这个阴险狡诈的政治家,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。

因为天皇制度是军国主义和武士道精神的重要来源。而天皇本人更是日本民众的精神信仰,被当作“神”一样供奉。

如在东条英机的眼里,保护了天皇制度,就是保护了日本社会的传统制度与武士道精神、就是保护了军国主义赖以生存的土壤。

这样才能让日本不会“衰败”下去,不会像希特勒的第三帝国那样彻底消失。

而军国主义也不能够被剔除。军国主义不仅与天皇制度互为表里,还日本的国情有着重要的关系。

日本是个小国,面积狭小,资源贫乏。明治维新后的日本,正是靠扩军备战和对外战争走向了强大。

东条英机正是如此认为的,他觉得日本国土狭小,如果不是在军国主义的推动下,就很难取得这样“辉煌的战果”。

他本人就是军国主义的直接受益者,靠对外战争捞取了大量的政治资本,才得以坐上首相的宝座。

于是在这种穷途末日的时候,他必须想方设法将天皇制度和军国主义在日本延续下去。

还日本还未真正投降之前,他就开始布局。

他和军国主义狂热份子叫嚣着要实行一个“一亿玉碎”的计划,也就是发动一亿的日本国民,与美军来一个鱼死网破。

实际上,这只是他与美军谈判的筹码,目的就是为了保留天皇制度。


他对同僚说:“美国人在乎的只是减少伤亡,我们可以将保留天皇作为投降的筹码,他们肯定会答应的。”

而事情也正如他所预料的发展,美国人保留了天皇制度。当然,这是后话。

日本即将战败,天皇制度一旦被废除,那么军国主义在美国人的清理下也会荡然无存,这种发家致富的“法宝”就不复存在了。

东条英机考虑到这一点,做出决定,无论如何都要将军国主义保留下来。但是这其中有一大困难,军国主义分子几乎全都被逮捕,由谁去宣传军国主义呢。而且战后的日本,这种言论肯定是会遭到封杀的。

思来想去,他决定将军国主义人格化,意思就是给日本留下可以纪念和仿效的军国主义精神的具体榜样。而这个榜样,正是东条英机自己。

作为军国主义和武士道精神忠实信徒的他,其实并不畏惧死亡,他只是不想像阿南惟几那样一死了之。

但不自杀肯定为人所耻笑,真自杀又起不到毫无作用。冥思苦想之下,东条英机决定上演一出假自杀,然后再到审判庭上否认一切,引起社会轰动。

这样,他就可以借机在社会和民众心中树立起一个军国主义精神的榜样,为日本的重新崛起制造一个不可缺少的“英雄”。

为了能实现这个阴谋,他特意在记者云集的时候朝着自己开枪。

于是,一场精心策划地“政治自杀秀”引起了国内外的高度注意,事态也按照他的计划一步步发展。

在后来的审判之中,东条英机摆出了一副慷概赴死、大义凛然的模样,面对法官的质问置若罔闻。在种种罪行面前,他也百般抵赖,丝毫不认。

他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,仍声嘶力竭地喊出:“天皇万岁”,向世人宣示着天皇的权威不会因这些审判而动摇。


经过他的这一番作秀,他把自己伪装成为为天皇、为国家、为民族战斗的“英雄”,坚决不承认强加给自己的法西斯罪名,最终英勇地牺牲在侵略自己国家的美国人手中。

他将自己美化为“民族英雄”,成功入驻靖国神社,可谓真是赢得了“生前身后名”。

就这样,东条英机在临死之前完成了一系列阴险的计划。

这样既没有翻动军国主义产生的旧土壤,又为日本民众树立了军国主义的人格化榜样。

在这种影响下的日本,以后很难改变军国主义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评判,军国主义的精神和理想也因此存活了下来。

特别重要的是,他坚决否认日军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制造的各种惨案。其目的是为了淡化民间对于战争罪责的关注,为军国主义的复活减轻阻力。


东条英机曾经的所作所为,给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带去了深重的灾难。

在审判庭上,他公然扭曲犯罪事实,严重地伤害了被侵略国家和地区的人民。他的阴谋行为,对战后的日本影响极大,以至于现在的日本政府都不能够正视南京大屠杀这样的历史惨案。

而战后的德国却能够清醒的反思自己在战争中的罪责,正视历史,两者高下立判。

作为曾经的受害者,我们应当对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保持高度的警惕。

现今,日本政府中的右翼势力越发猖獗,多次向军国主义的阴魂参拜。这种行为如若不知悔改,那便是作茧自缚、自掘坟墓。

在新时代,我们已经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抵御敌人的外部进攻。

但是我们应尤为注意到的是,阴谋人士在我国内部发起的文化渗透。这种悄无声息的文化侵略比明晃晃的枪炮更加难以抵御。

我们在谴责制止军国主义的同时,也应当加强民族意识的建设,让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无处躲藏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