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陈言: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,日本民众却不理解、不合作……

2022-12-06 19:16:40 966

摘要: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】 2021年7月23日,在推延了一年以后,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东京正式启动。 57年前的1964年10月10日,东京也举办过一次奥运会。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过去19年,东京从战后的废墟中走了出来,铺设...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】

2021年7月23日,在推延了一年以后,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东京正式启动。

57年前的1964年10月10日,东京也举办过一次奥运会。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过去19年,东京从战后的废墟中走了出来,铺设了新的高速干线铁路,日本称之为新干线,居住在城里的普通家庭开始有了自家的厕所和浴室,人们在欣欣向荣中迎来了奥运会,全国上下喜气洋洋。

原本应在2020年举办的奥运会,因为新冠疫情不得不推迟一年。但和一年前的东京比,今天的疫情更为严重。东京一地进入7月以后,几乎每日新增确诊病人都会比上周同一天要多很多。一天确诊千人,在今天的东京不再让人感觉惊奇,反而是少于一千人,似乎才不正常。

东京的街头巷尾没有什么庆贺奥运会的气氛。人们热心议论的是,又有哪些企业决定不去参加开幕式了、哪家企业决定不在奥运场馆附近的纪念馆展出产品、哪些学术或艺术方面的名人实名反对召开奥运等等。

可以说,今天民众对东京奥运会的不理解、不合作,与1964年泾渭分明。

现在的日本,与2013年申奥时的理念所去甚远。日本政府希望让奥运会成为日本战胜新冠病毒的证据等等的目标,与今天日本的表现,堪称大相径庭。

本届奥运的主场馆:位于东京霞丘的国立竞技场(资料图/维基百科)

核废水、疫情与东京奥运会

2013年,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在申请举办奥运会的会场上,知道组委会对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以后发生的核电事故非常担心,他需要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明来。巨大的核电事故才刚刚过去两年,核事故的处理还没有真正开始,但安倍信誓旦旦地说:“(核事故)完全在掌控之中。”

8年过去了,如今数百万吨核废水就存储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,数不清的核废水早已经流入海里。

核电事故如同厚厚的暗云笼罩在日本上空,由此带来的危机不仅没有处于日本政府的掌控之中,今天更是成为东亚及整个世界的巨大癌变,随时有可能影响世界环境。

如同穿衣服系错了扣子,系错了一个扣子后,下面所有扣子都会跟着错起来。核电危机并没有解决,在日本只是被巧妙地隐藏了起来,人们不再去认真关注而已,但另一个问题来了:2020年开始在日本肆虐的疫情,让日本成为东亚唯一一个最终不能有效控制疫情的的国家。

疫情当前,先是安倍晋三声势浩大地去医院检查身体,“发现”旧病已经让自己不再能继续担任首相,然后是健步如飞地走出首相官邸,在2020年9月将首相一职交给了官房长官菅义伟。之后日本民众再也没有看到安倍去医院,看到的只是安倍穿梭于各种政治团体之间,满面红光,神采奕奕。

安倍晋三(资料图)

安倍晋三出任首相8年,让日本经济规模缩减了20%。而出任首相后的菅义伟,在国内想振兴数字经济,在国际上坚定地走以邻为壑的外交路线,甚至公开插手中国台湾问题。菅的内政外交在这里不做更多的介绍,在防疫上,菅三次宣布重要城市进入紧急事态,却一直未拿出一个像样的对策来。

“进入梅雨期以后,新冠病毒会自然消失。”坊间的传说,骗骗日本老百姓也就算了,但菅义伟却对此深信不疑。梅雨期结束时,正好是东京奥运会举办的时刻。如果能不费吹灰之力,让新冠从日本自然消失,岂非天助日本?

于是人们看到,在所谓“科技大国”日本,没有普及健康码,没有开发疫苗,能够从厂家取得专利授权后在日本生产疫苗,但生产出来的阿斯利康疫苗送往其他国家的某个地方,在日本并未真正运送到地方,让市民接种。到7月下旬,日本疫苗的第一针接种率也就三成左右,没有两针的强化,疫情很难得以控制。

于是人们看到,东京成了日本疫情高危地区。7月20日,日本政府新冠病毒感染对策分科会会长尾身茂在电视上说,目前东京每天确诊人数为1000人左右(20日为1387人),但“到了8月第一周将达到3000人以上”。这个数字大大超过了东京最为紧迫的1月7日,那天确诊病人为2520人。

核废水的影响一时在日本看不出来,但东京疫情、日本全国的紧迫状态,日本民众耳濡目染,在如此严重的状态下,执意举办奥运会,与日本政府说的“安心、安全的东京奥运会”所去甚远。

为此,东京奥运会彻底失去了民众的支持。

经济界公开远离奥运会

从日本公开的政府相关会议的内容来看,早在2021年1月,第三波疫情开始在日本泛滥时,政府的相关委员会就已提出“中止奥运会”的建言。防疫专家看到全日本一天的确诊人数已高达7500人时,想到半年后的奥运会,建议该及时“中止”。但菅义伟认为“一个月以后就能让事态有所改善”,未予理会。

4月下旬,日本确诊人数开始进入第四波高峰,5月日本不得不再度宣布东京等地进入紧急状态。对来自内阁大臣的奥运会方面的“中止”谏言,菅义伟也只是回答一句:“别乌鸦嘴!”菅最终给出的结论是,“可以空场(无观众)办奥运会。”

6月,眼看着第五波疫情就要袭来,坊间传说菅义伟在内阁中日益孤立,谏言“中止”或者“再度延期”已经不可能被菅采纳。等待菅最后下的结论只剩下回复“乌鸦嘴”时的那句:空场办奥运。

和政治家不同的是,企业、经济界渐渐拉开了和菅政权的距离。

东京奥运会的赞助商开始表示不会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。媒体对最高赞助商丰田及松下的报道比较集中,宣称丰田总裁、松下总裁等已经决定作为普通市民在家通过电视观看。日本大企业联合会“经团联”会长、中小企业联合会“日本商工会议所”会头、企业家联合会“经济同友会”代表干事等等,均拒绝参加开幕式。

经济界远离奥运会,让菅义伟脸面无光。

想想也是,当民众已经从内心表示对奥运会反感的时候,企业、经济团体若脱离民意,最终会被本国的消费者唾弃。

稍微看一下日本媒体的报道,便看到丰田汽车、味之素、NTT、NEC、富士通、TOTO、日本邮政、JR东日本(日本的高铁公司)等拒绝参加开幕式的消息。丰田甚至决定不播放电视广告。虽然朝日啤酒、佳能、日本航空等企业会继续播放奥运广告,但发自内心希望广告能有影响的企业又有几家?

日本共同社报道截图

东京奥运会的经济账

笔者曾在2019年7月23日就“奥运会365天倒计时”一事去东京采访。当时笔者向会议主办方询问过相关的费用问题,之后奥运会因为疫情的原因延长一年,防疫方面的各项支出成了相当重的负担,相关费用亦有所变化,但总的来说日本为准备本届东京奥运会,大致支出了1.6万亿日元(约160亿美元)。

会场、运动员宿舍等场所的建设,给日本留下了一些设施,宿舍等在开完运动会后也会出售给普通市民,这方面的支出不会因为奥运会的举办或不举办而发生太大的变化。

日本政府及东京都的小算盘在于,奥运会能带来900亿日元(约9亿美元)的门票收入,这是个不小的金额。一次奥运会,在门票之外还有旅游、住宿、餐饮、纪念品等其他收入,这比门票收入要高。东京、日本政府相当重视商业化的奥运会能给日本带来的经济效果,政治家则看好提升日本国家形象等方面的意义。

但是,随着7月12日,东京再度进入紧急状态,奥运会750场比赛中,目前已有724场(96.5%)决定以空场方式进行,这意味着近900亿日元的门票收入不翼而飞,举办奥运会的经济效果也无从谈起。

只有奥组委的收入未受任何影响。从日本方面获得的消息是,门票收入归日本,而运动会转播权的销售金额进入奥组委的口袋里。不论是否空场比赛,转播是铁定的事,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何奥组委坚定地支持菅内阁,决意举办奥运会——他们反复说,日本一天确诊的人数为数千人,和7月中旬美英等国每天数万人确诊相比,很难说东京疫情多么严重。

他们可能忽略了,日本与美英有一点不同,就是日本的疫苗接种率——按菅义伟设定的目标——到奥运会召开的7月底也只有4成左右,而欧美已基本普遍接种了疫苗。因此若疫情扩散起来,重症率方面日本与美英会相当不同。

结语

事与愿违,在奥运会即将开场之际,在东京人们听到的更多是停办奥运会的种种呼声,看到的是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居高不下。以日本市民对疫情的敏感,本该不会发生的“大流行”,不仅已经发生了四次,现在甚至正进入第五个高峰期。而奥运会,就在第五个高峰期间举行。

至于日本政府承诺的对核电事故的“掌控”、举办“安心、安全”的奥运会,如果在今天把这些说给日本民众听,只能让人觉得不怀好意,回过来一个无奈甚至怨恨的眼光。

这届奥运会如同一叶扁舟,在狂风暴雨中飘荡起伏,好在最终仍是靠岸停泊了。场外的这一切,不满也好,怨言也罢,对于奥运而言,终究只是背景;而若想在东京见证何为“相互理解、友谊长久、团结一致和公平竞争”,还请大家把眼光放到赛场上……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