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夜闯皇居外苑:从银座到东京站,我嗅到了购物之外的味道

2022-12-06 18:48:50 298

摘要:银座街头/王帅摄本来东京的第三篇游记,阿布旅行手记是想写经过杂司谷町的荒川线,但荒川线的内容,实在有些庞杂,还需时日整理,那不妨先写我们东京行程的后半段,谈谈住在帝国酒店对面,第一晚夜闯皇居外苑的经历。人家去皇居外苑,都是白天,你为什么非要...

银座街头/王帅摄

本来东京的第三篇游记,阿布旅行手记是想写经过杂司谷町的荒川线,但荒川线的内容,实在有些庞杂,还需时日整理,那不妨先写我们东京行程的后半段,谈谈住在帝国酒店对面,第一晚夜闯皇居外苑的经历。

人家去皇居外苑,都是白天,你为什么非要选在晚上去?

讲真,这次真不是故意的,而是那天附近东京漫步的结果。

从我们住的レム日比谷(Remm Hibiya)酒店出来,除了西北边的日本紫禁城——皇居及皇居外苑,酒店东边,就是明晃晃的银座,再往北走,就是著名的欧洲文艺复兴风格的东京站,以及日本道路元标所在的日本桥地区。

皇居外苑以东,从银座到日本桥这段,也是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区,它也是从有乐町到大手町一段,适合闲逛和购物的区域。其实,当晚出门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逛东边的繁华商业区,却没有想到,后来竟然闯入到西边,一个黑黢黢的地方。

有乐町到大手町的关键地标/阿布旅行手记截图

子弹头驶入百年东京站

话说,阿布旅行手记5年前的3月29日抵达东京,在杂司谷町的白房子里住了两晚,第三天,拖着行李退了房,从护国寺站坐地铁到银座,出来再走几步路,就住进了那家帝国酒店对面的レム日比谷(Remm Hibiya)里。

レム日比谷处于有乐町的边缘位置,一条马路对面,就成了内幸町,它周围步行几分钟可达的地铁站就有三个——西北边的日比谷站,东南边的银座站,以及东北边的有乐町站,交通可谓是无法不方便。

观光来说,前面已说,它挨着银座,往北走是东京站和日本桥,西北边一大片被护城河包围的皇居,及护城河外的皇居外苑。

我们住进レム日比谷是那天下午的事情,趁着天没黑,先去西边的日比谷公园溜达了一圈,又到楼下的无印良品餐厅吃了晚饭,晚上八点半的样子,想想周围这么繁华,不趁夜色出去再逛逛,有点对不起自己,于是就出门了。

这次,出门只是大致看了一眼地图,大致确认了东京站的方向,然后就沿着马路往北走去。

有乐町门口的百年红砖铁路桥/日经xtech摄

先是跟着稀疏的人流,穿过有乐町附近的一个红砖砌的铁路桥,还在回味它有多古老时,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一条大路上,当时还不是很确认,它就是东京站丸之内口前方的大路,只是发现,路边的商店橱窗,已经变得非常漂亮。

一间非常具有日式风情的橱窗里,隔着玻璃看内里似乎挂着许多漂亮的布料,只是看不真切,于是就想推门进去见识下,没想到,正面就迎上来一名穿和服的年轻女子,从店里出来就在门口拉了个帘子,这是要打样的节奏。

这才发现,原来银座到东京站这块地方,和我们的想象不一样,它的沿街店铺,其实关门还是比较早的,八九点钟去逛,其实已经看不到太灯火辉煌的那一面。

再往前走不远,看到了东京站的灯光,这才意识到,就这样又到了东京站。

那晚发呆时看到的东京站/阿布旅行手记摄

当时的东京站的门厅广场还在修整,因为是晚上,它也没有阿布旅行手记第一次去东京站,早上赶车时那么多的人流,比想象中冷清,但夜色里东京站,看着还是挺气派。

看到东京站正门广场对面的新丸之内大楼的附属商场还没关门,就走了进去,上楼,发现果然如希望的那样,有一个可以对望东京站的外阳台。那时,眼见着一辆子弹头列车,速度地从东京站二楼左边的位置驶了进去。

面前是100多年前的老建筑,子弹头新干线列车,却是很多年后的现代科技,它就这样在面前,像是表演一样消失在东京站老建筑的背后,那感觉,很神奇。

阳台上对着东京站发完呆,下楼,虽然那会,很多商店都像那家和风店铺一样打烊了,夜色中威风凛凛商务楼中依旧亮着许多灯光,于是选了一个背离东京站的反向,想再走远一点。这样一直往西,没多久就是商务楼的尽头,面前就变成了远远可望见皇居灯光的皇居外苑。


“闯入”皇居外苑

本来,阿布旅行手记是没想去皇居外苑的,但既然已经走到了商务楼尽头,也不想再走回头路,所以就继续向前走了去。

走过大马路上的横道线,然后再过桥,发现面前一片空地,后来才知道,右手边,即北边那片,就是皇居外苑的和田仓喷水公园,穿过这片公园绿地,径直继续往前走,就到了隔着一条护城河的皇居城墙下。

从东京站走到皇居外苑/阿布旅行手记截图

再往前走,就看到皇居城墙头上一个天守阁一样的建筑,它的上方,则挂着个月亮,那样一个气氛,顿时又让人有了欣赏它的心情。走近,抬头端详一番。

知道这个建筑就是皇居里的富士见橹,是后来的事情。

橹是江户城池中主要的建筑类型之一,通常是建来专门用来存放弓箭弹药的仓库,但在江户幕府开幕后的和平时期,出现的富士见橹,事实上在江户城的地位,是代替了已在明历大火中被被烧掉的天守阁,成了江户城的望楼,一种象征般的存在。

在城墙下的空旷处转悠了一会,一直没有遇到任何人经过身旁,有了探幽的心情,看了看手机导航,大致确认了一下方位,以及来的时候的方向感,想着索性延着城墙往回去的方向走走。

于是从富士见橹所在的墙根下,开始折转往南,走了不多远,只觉天圆地宽,四周越发空旷起来,回去的方向上忽然在水泥大道的尽头,出现了一排被圆柱锁链拦起的分界,圆柱锁链分界的另一头,借着当晚的月光,能看到像是全部用白色石子铺出来,极宽敞的大路,在昏暗的路灯下,像是河水,一直往西南延伸。

幽黑的皇居外苑四下无人/阿布旅行手记摄

这是能踩还是不能踩呢?犹豫了一会,见没有禁止入内的告示,便从没有拦住的一头踏了上去。一个人沙沙踩出的响声,打破了周遭的寂静,把我自己吓了一跳,但石子路比想象中柔软,踩上去并不坚硬,更接近砂。

“听说过去江户大名的御所周围都要砍掉树,留出大片空地,铺上砂石,避免被忍者偷袭,看着是真的”,一边走一边这么胡乱猜想着。

一路往前,笔笔直的一条砂石大道,黑魆魆的也看不清那里是通向楠木正成像的岔道口。走了一段后,有个位置隐约能看到右手边的护城河,以及护城河岸边似有栽种姿态很美丽的大树。

大树的枝条垂向水面,风过处,月色略将大树周遭照亮,那一片黑夜中略泛出白光的树枝枝条在风中颤动的模样,让人心生一种妖异之感。

在此处流连也有半个小时之多,依旧身后空无一人,目所能及的远处也是空旷一片,不免让人心中开始有些不安。这条似乎可以走回到日比谷的路,比想象中更更远,右边是幽深的皇居大院,左边在视线外相当远的位置,才看到高楼中的灯光。

无边无际,这就是皇居外苑在那个夜晚,留给阿布旅行手记最深的印象。

就在阿布旅行手记内心不断被增强的不安笼罩,几乎想要放弃掉头原路返回时,终于在路尽头处看到个告示板模样的东西,走近一看,果真不错。

黑魆魆的樱田门/阿布旅行手记摄

离开砂石路,踏回水泥路,仿佛一个不小心短暂穿越去不属于自己时空的人,终得重返文明世界。抬头望到右手边,看到了一个非常高大的城门,就像在日本古装剧里看到的那样,大约四层楼高的城墙一样的建筑顶上架着日式传统“入母屋造”的瓦顶,石墙中间嵌了一只目测十来米宽,四米高的双开大木门。

见木门是开着的,能过去,这时候心里才终于稍许淡定了下来。右拐,穿过那扇门,再顺着城墙往左拐弯,又出了个小木门,过了护城河,这才算离了皇居外苑。沿着门口的大道,往东南一直走,体力几乎耗尽时,终于走回酒店。

当晚我们穿过的那扇门,也是后来复盘路线才意识到,就是大名鼎鼎的樱田门。

在我们穿过那扇门的155年前(1860年),同样是个3月末,所谓的樱田十八士,在樱田门外刺杀了当时的幕府大佬,严根藩藩主井伊直弼。这位井伊直弼,当场惨死,这起事件,也是日本后来倒幕运动,乃至明治维新前的一个催化剂事件。

了解了樱田门外之变这件事情,顿时让人觉得,尤其夜晚乱逛到一些古迹之地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好,否则,又不知内心会生出什么样的恐惧。

从皇居外苑望向大手町,一暗一明两个世界/阿布旅行手记摄

从有乐町到日本桥

经历了前一晚的皇居外苑的奇妙之夜,回到酒店倒头大睡。

第二天早上,大概八九点钟的样子醒来,腹中空空,想着既然周围都是车站,那是不是和国内一样,应该是有卖早餐的地方,于是就出门了。

先往南走一阵,又折返往东京站再走一阵,没想到,目所能及的,不仅那些很有商务气息的大楼楼下的很多店面都没开张,诺大一个银座到东京站的区域,也没有看到一家像是卖早饭的地方,真让人有些绝望。

这时候,眼前看到了一家星巴克,门口宣传海报上写着春季限定樱花蛋糕,那就去星巴克解决早饭吧。

确实,和很多人从日本回来后的反馈一样,日本的星巴克性价比比中国高,理由就是同样价格的蛋糕和饮品,日本总比中国好吃一些,之所以会这样,我猜,或许就是因为日本的奶源品质要更好一些。

在银座点杯咖啡/王帅摄

打发了早餐,想到昨晚走了那么远的路,鞋子磨得脚有些疼,于是就去了酒店附近的OIOI大楼,买了两双鞋。一双穿着,一双背着,想转转看日本超市有什么没见过的商品,就往楼下转了转。

没找到超市,倒是看到一家专门卖婴幼儿辅食的店铺,国内还没见过细分到这种程度的店。就是它的价格,也是惊人,半个墨水瓶大小,一小罐像是蔬果泥的辅食,就需要二三十元人民币,也就小朋友吃一顿的量。

从OIOI大楼出来,再到它的斜对面,一家挂着“惊安的殿堂”招牌字样的药妆店逛了一圈,又拐进临近的一个电器行,再细看看OIOI所在的这个街区,白天的有乐町的样貌上倒又有一种八十年代的气氛。

想到前一天,入住酒店前,走过宝塚剧院门口,给人的那种富丽堂皇气派感,真没想到也就往北几步路,完全就是两样的时代感;不同的街角位置,给人印象差别还蛮大的。但这或许就是有乐町的乐趣,像洋葱一样,被一层层的历史包裹着。

日本桥诚品生活书店/王帅摄

说到有乐町,就不得不说大手町,原因也很简单,因为从有乐町前的银座到大手町前方的日本桥,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商业活动,就在这一片街区中。

就像有乐町给我的印象那样,在这片街区中,富丽堂皇与80年代只是半条街的距离,分布在银座到日本桥的创意新店与百年老店们一同参差并存,在这个片区逛街的感受,可用三个字来评价,那就是——有意思。

前一晚,阿布旅行手记夜晚经过的店铺,可不止那家正好打烊的和风店铺一家,路上还有经过好些个看上去就颇有吸引力橱窗,像是专卖日式传统文化用品的店铺,但它的门面,却一副奢侈品商店的气派。银座附近咖啡馆的门面虽然都是小小的,但打从经过的时候,不知道是因为招牌别致,还是门面橱窗里隐约的透露出考究,总之很吸引人。

这儿还有比如GINZA SIX那样,百货老铺重生,标榜要成为当代艺术与日本传统文化的体验场所的新商业综合体,凡是对东京怎么改造商业环境感兴趣的人,都是要去到访一下的。

GINZA SIX里的银座茑屋书店/王帅摄

隐藏在东京站内的一番街,则是萌系爱好者,通常要造访的地方。而从东京站的八重洲口一出站,就是日本桥地区,在这里你还能找到200年历史的和纸铺榛原,300年历史的漆器老铺。

如果你像阿布旅行手记一样,对文具还算感兴趣,那么在日本这个文具大国正式开逛各个风格小店之前,先到银座的伊东屋打个卡是必须的,细细的伊东屋本馆大楼像一只钢笔,12层楼全部用来卖文具,每一层都弄得像一个主题文具小型展。

要是你想看看日本人的商业新思路,银座肯定是个对的地方,大米这门传统生意,银座的“AKOMEYA”就立志往时尚了做,它以大米为展示核心,而后扩充到食品,餐厨用品以及相关的家居杂货。

在这个以大米为招牌的杂货米店里,你不仅能从店铺获得日本各地大米的营养成分、风味以及烹煮方式方面的信息;可以让店员帮你把你选中的产地糙米现场加工成你想要的,不同碾磨程度的精米;甚至可以在配套的小型简餐馆中,体验上用店铺内商品组合出来的一餐。

而这些年,在和我们的定制用户不断探讨的过程中,发现有些购物体验,确实只有在从有乐町到大手町这一个商业片区,才能实现。如果在这儿也找不到你喜欢的东西,那在东京的其他地方,你多半也不会找到了。

江户时代的日本桥/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资料

明治时代的日本桥/东京都立国会图书馆资料

江户时代开始,大手町前方的日本桥,就已是江户城最重要的物流集散中心,当年集中了来自上方京都乃至日本各地的名产。时光一晃几百年,有乐町前方,象征日本文明开化的银座砖瓦街,在代表新时代的明治时期又出现了。历史没有新鲜事,它无非只是换了一件外衣。

要是再安排一次东京旅行,我们想就在从有乐町到大手町这一片不走了,好好逛上一整周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